央廣網文山3月23日消息(記者劉飛 李騰飛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3月19號,雲南文山州丘北縣一幼兒園學生疑婚禮道具似發生食物中毒。後經調查,確認7名兒童是"毒鼠強"中毒。到今天(23日),這個事情已經過去了好幾天,調查仍在進行。
  然而,從目前確認的信息來看,幾名兒童毒鼠強中毒似乎是跟吃零食有關係。那麼,如果這個猜測成立的話,零ARMANI食又是如何到了幼兒園、到了孩子們的口中?被禁用的毒鼠強又是來自哪裡呢?
  經調查,目前可以確認的信息是,有學生帶零食到幼兒園幾個孩子分食,發生了中毒情況。警方已經排裝潢除是因學校供餐中毒。據學生家長介紹,幼兒園雖有規定不讓外帶零食,但查得也不是很嚴格。
  學生家長:小孩要帶什麼東西,或者家長自己放給他的這些都有可能。並不是說所有一律禁止。還要開包檢查什麼的,他設計裝潢沒有這種制度。老師要求不給帶,但有些還是,有70多個孩子,也不可能只有一個孩子帶,肯定是有好多孩子帶。
  那麼,這"零食"是什麼呢?有消息稱,有2名中毒兒童在恢復意識時曾說,他們曾吃了一種膨化食品宿霧。丘北縣宣傳部部長趙敏建也證實有孩子提到過。
  趙敏建:有兩個清醒的時候,他們曾經說過這個事。
  但這個信息目前還沒有得到警方確認。警方表示,目前,調查仍在進行,暫時對於是哪個孩子帶的零食、中毒兒童吃了什麼零食等等這些信息都還無法確認公佈。
  警方:畢竟這也是幼兒園,小孩肯定是都是未成年都很小。現在是一個小孩說出來,我覺得……反正就是我們這裡綜合情況不出來的時候,我們公安機關這個結論是不敢下的。
  而目前,比任何人都想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的就是中毒孩子的家人了。在這次不幸離世的小姑娘楊某某家人的腦海裡,想過孩子中毒的各種可能。
  楊某某家人:我們家小孩也帶進去,確實也帶進去了,當然是哪個環節出現問題?是哪包零食出問題?是哪家帶來的?是有人丟進去還是怎麼說呢?不知道。我們想了很多,是不是我們帶去了,是不是有人掉了包啊,什麼什麼的。
  小孩貪吃零食恐怕在很多人的情理之中,但即便是孩子們可以接觸、甚至吃到幼兒園外的零食,那麼很多人的疑問就來了,這個毒鼠強是從哪裡來的,毒鼠強怎麼被攙到了孩子們吃的食物當中呢?
  丘北縣工商局局長邱培斌介紹,早在1998年7月,雲南就開始嚴厲打擊制售劇毒性鼠藥。
  邱培斌:我們雲南省是從98年7月份就統一開展,嚴厲打擊非法制售劇毒急性鼠藥,然後到2003年,明確開展毒鼠強專項整治工作,這份工作一直都在開展著。
  制售毒鼠強非法,其實,運輸、儲存和使用、持有毒鼠強都是被明令禁止的。那麼,致使孩子們中毒的毒鼠強可能來自哪裡?平龍村是否有毒鼠強呢?記者在平龍村發現,現在,在村裡並沒有店家在賣毒鼠強。村民劉大哥提到,雖然不用自己買滅鼠藥,但如果要買,趕集的時候,也是可以買到毒鼠強的。其他村民也表示,在趕集的時候有外面的人來賣毒鼠強。
  劉大哥:毒鼠強,這很正常,本身我們這裡可以趕集。趕集日就可以買到了。周圍有兩家就專門賣那個東西的。只是我們本地小賣部沒有。
  丘北縣工商局局長邱培斌說,工商部門一直在嚴厲打擊,但監管查處的難度很大。
  邱培斌:他們銷售的手段是隱蔽的,採取人貨分離,基本上就跟販毒是一樣的,難以發現。我們在06年和11年,查處了兩起,都是些流動的商販,移交給公安部門追究刑事責任。
  而其實,非法售賣毒鼠強利潤卻並不大。
  丘北縣工商局紀檢組長朱衛峰:06年我們查的那起,兩塊錢一支粉紅色的針水瓶,它成本就是五毛到六毛,就是一塊多錢的盈利,他也知道這些東西不能做,就是這麼點點蠅頭小利,不計後果、鋌而走險。
  據平龍村村民介紹,雖然有劇毒,被禁用,但在村裡使用毒鼠強不算稀奇事兒。
  村民:這個東西,你說,我們聽著可能有點害怕,什麼毒鼠強。但是在農村,這個很正常很普遍。包括放在家裡面,拿到地裡面放。這很普遍的。
  參與了此次中毒兒童醫療救治的醫生,四川大學華西第二醫院陶於洪坦言,孩子誤食毒鼠強的情況也並不少見。
  陶於洪:現在這個留守兒童很多,這個的監管也很差。在我們醫院出現毒鼠強中毒的小孩是非常多的。本身是毒老鼠的,結果把人毒傷了。監管缺失。  (原標題:雲南丘北幼兒園食物中毒再調查:毒鼠強在當地易購買)
創作者介紹

水塔清潔

ya90yaziz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