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警營救示意圖
  老山森林公園入口(在山背面)
  母子從山上翻過來
  母子水庫邊呼救
  響堂水庫
  第一路民警
  釣魚市民聽到呼救後報警
  民警徒步(穿過灌木叢)
  公路
  第二路民警
  揚子晚報張葉 製圖
  10月25日晚上,一對“驢友”母子在南京老山密林里迷路,因為輪番用手機照明尋找出路,兩人的手機電量損耗殆盡,錯過了及時報警求助的機會。所幸的是,幾名在水庫邊垂釣的市民隱約聽到他們的呼喊,打電話報警。南京浦口警方立即出動,經過5個小時不間斷搜救,民警們終於在晚上11點多找到他們。(文中人物系化名)
  通訊員 王強 秦翼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於英傑
  A “驢友”母子 從老山頂下來迷路
  24歲的小張是南京某大學浦口校區一名學生,這個周末,母親從蘇南老家趕來浦口探望。小張是一名酷愛旅行的“準驢友”,在他的感染下,母親劉女士也喜愛登山。
  揚子晚報記者瞭解到,10月25日下午,小張向母親提出,去附近的老山國家森林公園看風景,母親欣然同意,他們先打車到了森林公園,開始徒步之旅。一路有山有水,林木蔥鬱,秋景宜人。在小張鼓動下,母子二人沒從常規的登山道進山,而是沿著鮮有人跡的小道邊走邊聊,從老山北坡順利地登上山頂。接著,兩人沒走遠路而是從老山南坡下山,走著走著卻發現,已經身處茂密的灌木叢和挨挨擠擠的大樹中,分不清下山方向了。
  “我以前登過山,迷路時用過手機定位搜索。這次出來時也帶著登山指南針,以為能夠順利找到出山的路。”事後小張告訴記者,起初他打算用經驗解決問題,所以並不慌張,用手機定位和指南針校正位置,根據傍晚的太陽及遠處的建築物看方向,帶母親嘗試著向山下走去。
  B 手機電量耗盡 “失聯”後大聲呼救
  太陽西落,下午5點多時四周已經暗下來,森林深處不時傳來動物的叫聲。這時,母子倆著急起來。顧不上手機定位,母子倆輪番用手機照著腳下,尋找下山的路,結果沒走多久兩人手機電量耗盡,仍未走出深林。“在深林里6點多就黑了,月光也幫不上忙。我們意識到問題很嚴重,不光看不清腳下的山路,只能借月光緩緩前行,更麻煩的是手機沒電打不出去,我們已經在茂密的森林中‘失聯’了!”
  無奈之下,母子二人邊走邊呼喊,希望有人聽到,不知走了多遠卻無人回應,卻來到一處無法看到邊的開闊水面。小張此前經常爬老山,能夠確定到了南坡山腳下,但這片他不熟悉,山路在哪兒還是找不到。母子倆繼續大聲喊叫,似乎聽到了回音。“我們已經到了老山腳下最大的響堂水庫,靠山路的一端有幾名垂釣的市民,可能聽到我們的呼喊,回應了我們。我們大聲請他們報警。”幾名市民與這對母子斷斷續續對話,後來報警。母子倆暫時鬆了口氣。南京浦口警方立即組織民警趕到,並通知熟悉地形的社區幹部和民兵來現場。
  C 隔空喊話聽音辨位 民警5小時找到母子
  一名民警打開手電呼喊:“看到手電光了嗎?”母子二人隔空回答:“看不到。”從回聲判斷,雙方相隔很遠。“我安慰母親不要著急了,警察來了就有希望。我們安心等待,配合民警。”小張告訴記者。
  民警和社區幹部認為,水庫寂靜開闊,用吶喊的回聲來尋找比較有效。於是,他們兵分兩路,一路沿岸徒步,由熟悉地形的社區幹部帶隊,劈開灌木,向北再沿著岸邊轉向西,朝水庫另一端行進;一路從水上出發,民警借來小船,由村民指引,向對岸划去。月光在樹林中很淡,所有民警打開手電,隔空和母子倆喊話。
  明明聽到了民警的呼喊,可兩個多小時過去,也沒看到民警出現,母子倆又冷又餓,聲音也越來越弱。“我和母親相互打氣堅持,因為聽到了聲音,民警肯定會越來越近。”小張告訴記者,就這樣,雙方繼續呼喊、回應。“過了大約1小時,忽然我們從左前方的樹林里看到手電光,頓時興奮地喊起來‘看到手電了!看到手電了!’”聽到回應,徒步搜救的民警加快了腳步,艱難前行1000多米後,終於在水庫邊找到這對母子。  (原標題:老山密林迷路 手機電又耗光了……)
創作者介紹

水塔清潔

ya90yaziz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